Jul 27, 2009

作業

經文啊,經文,剛開始的時候,我被祢壓得喘不過氣來,有種好像快被吃掉、被吞掉的感覺。

漸漸地我跟祢對起話來了,光是一個「皈依」就讓我ㄧ直在那邊繞來繞去。真的要「皈依」嗎?「皈依」之後還可不可以聽福音音樂啊?我很喜歡聽一堆排排站的黑人唱福音歌曲耶!祢的佛、法、僧是狹義的還是廣義的呢?如果是廣義的那就太好了!各種宗教的神,講得出名字的都是佛;世間一切實相、虛相都是法;只要能跟我ㄧ起學習、教學相長的人都是僧,是這樣嗎?

翻譯開始有所進展的時候呢,好巧不巧,遭遇一些困難和事情,嚴重地影響我的心情,真是隻字難翻。常常翻不到幾句,就潰堤了,躲著祢數日,甚至數週,再翻個幾句。情況稍微好一點的時候,我會趕緊把握機會,翻完一小段才休息。到後來我都搞不清楚是因為情緒不好,還是因為經文太有意義,還是因為大寶法王的音樂太令人感動了我才潰堤,還是全部混在一塊兒。

真要感謝一次偶然的機會在電視上看到小我六歲卻同月同日生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他的音樂CD,充滿能量,用力地把我往前推了一大步,我的速度加快了許多,翻起來也更流暢了。

現在我的作業「慈悲與智慧」這本小本子,只剩下最後一段三百三十六個中文字的結行。快結束了耶!現在反而有點捨不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