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31, 2010

圓月就是曼陀羅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圓月就是曼陀羅(mandala)。我一如往常,看到天空掛著圓月,給了祂(圓月)一個微笑。

文字的魔力

文字帶我上山下海、飛越宇宙、穿越時空,此處即任何處,此刻即任何時刻。

鼓聲和鈴聲

咒樂中的鼓聲和鈴聲似乎能夠定住我飄忽不定的靈魂。鼓聲,重重一擊,鈴聲,輕輕一搖,彷彿都在告訴我:定住、定住。

你希望你是《小叮噹》裡面的哪個角色呢?

我希望自己是大雄,因為大雄有個什麼法寶都有的小叮噹。我都三十歲了,有時候晚上七點多左右不忙也剛好在看電視的話,看到小叮噹卡通,都會把它看完呢!我小時候很崇拜小叮噹。現在也是。(不過,我記得小叮噹最後還是離大雄而去。)

還記得那隻小恐龍嗎?那隻小恐龍跟大雄建立了很深很深的情感。大雄和小叮噹將小恐龍放回小恐龍原本的生長環境的時候啊,大雄有多傷心!可是大雄也很高興小恐龍可以回到牠可以優遊自在成長的大自然環境中。

還有啊,那個技安其實只是愛捉弄人而已。技安其實很單純的呢!我覺得喔,技安跟大雄彼此相親相愛,只是相親相愛的方式比較激烈。

還有那個阿福,超沒主見,超膽小。我想技安應該給他很大的安全感,所以他也樂於當技安的小跟班。如果我看到阿福,我想跟他說:「阿福,要有自信一點。」

你希望你是《小叮噹》裡面的哪個角色呢?

Mar 30, 2010

蟹殼與蟹肉

我的蟹殼很厚、很厚,厚到超乎想像。那蟹肉呢?很軟、很軟,軟到超乎想像。不相信的話,來試試看吧!不過是蟹殼先還是蟹肉先?當然是蟹殼囉!

我的太陽、月亮、水星都在巨蟹。

汲取創造的力量

「只要透過情緒的語言,就能汲取創造的力量。」
「我們確實有可能閉著眼睛,就難穿越時空看見他方。」

以上是我今天下午讀《無量之網》,讀到的部份中,讓我最有感觸的兩句話。第一句,在我創作寫詩的時候,特別有這種感覺。第二句,時有時無,我想我的功力還很弱、很弱,還有待磨練與加強。

來自宇宙

我來自宇宙,暫住地球,有一天終將回到宇宙。

來自宇宙的新小孩

我當初在誠品書店捧著這本書的時候,雙手心熱烘烘,那股能量讓我毫不猶豫地把它帶回家。

Mar 29, 2010

Reload

Reload! Reload! Reload for the next Chinese and English poems.
喜歡我寫的中英文詩嗎?昨天各交出一篇。重新累積能量(Reload)。還要再等等喔!
Reloading. Start from scratch. Be patient.

Mar 28, 2010

Conflict

Far yet close,
Remote yet warm,
Multifaceted yet single-minded,
Mercurial yet persistent,

As hot as a burning iceberg,
As cold as a freezing volcano,
As sober as a psycho,
As crazy as a normal.

Who is that?
Who the heck is that?

I scream with silent words
causing thundering resonance
with nothing in return.

- by 林育華/Lin, Yu-Hua/Monica

Mar 27, 2010

寫詩

寫詩對我來說是一次又一次能量累積到頂點的再度釋放,是一次又一次的天人合一,是一次又一次的痛苦過程,是一篇又一篇的美麗結晶。沒有一次又一次的痛苦過程,就沒有一篇又一篇的美麗結晶。

藝文賞析 - 何謂詩人
「如果說宗教是人類死後的救主;詩,就是人類靈魂在世的救主。」
「詩,是上帝賦予人類靈魂另類境界的昇華!」

果真如此,我將全然無畏地投入詩的懷抱。

虛實交錯

夢境實相
生活幻相
虛實交錯
諸法空相

夢境非我所造,卻是為我而造。
生活是我所造,卻非為我而造。

夢境虛無空靈,卻也真真切切。
生活實實在在,卻也瞬息萬變。

沉睡是個入口,卻也是個出口。
清醒是個出口,卻也是個入口。

非有空何來有?非有虛何來實?
非有假何來真?非有生何來死?

夢境實相
生活幻相
虛實交錯
諸法空相

- by 林育華/Lin, Yu-Hua/Monica

Mar 26, 2010

恐怖、真實的清醒夢

昨天夜裡睡覺的時候,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做了很多場清醒夢,其中一場最清楚、恐怖、真實的如下:

我側躺在一張感覺很舊很小的床,面向床沿,挨著床沿睡。(真實情況:我的確喜歡挨著床沿睡,但是我臥室的床是雙人床的大小。)突然之間發現我的背後也就是我的左手邊躺著兩位男士,我站起身來,看見離我較近的那位面向著我,是一位白人,他是醒著的,他的右手邊放著一把長槍,感覺上也是年代久遠的一把長槍,他整個人給我的感覺很像幾百年前某一個國家的中年士兵。

他的左手邊躺著另外一位男士,背對著我,我看不到他的面孔。面對我的這位士兵眼睛睜開,看著我,我心裡想的是你們兩個陌生人怎麼會在這裡。他兇狠地用英文對我講了一些話,期間還夾雜著幾個中文字,而且講話有迴音。我不記得他講了哪些話,不過講完,他馬上拉著我的頭往他靠,他的另外一隻手碰了一下躺在他左手邊、背對著我的另外一位男士,好像示意他一起行動,那位男士就醒來了。

接下來大概有兩、三秒的時間,沒有任何畫面,我只覺得渾身不自在,胸部很癢。兩、三秒過後,有畫面了,這次的畫面是兩位男士上半身赤裸,正在穿短褲,他們都在我身後,但是是側身對著我,我背對著他們,落寞地離開現場。

我醒來,伴隨著夢中的不舒服感還有胸部癢癢的感覺醒來,翻個身再睡,翻身到再度睡進去之前,始終還是覺得胸部癢癢,除此之外,還發現我的牛仔褲褲頭是開的(昨晚太累,沒有換睡衣就直接睡了)。

這半年來我做過的恐怖、真實的清醒夢還不少。曾經夢到我的棉被裡突然出現一位女士,我抱了她一下,她就突然飄走,我在窗口道別。也曾經夢到有人來我書房跟我借用筆電,而且語氣不是很好地跟我說「用一下會怎樣?」也曾夢到一家大小大概四、五個人,坐在我家樓梯口講手機。也曾夢到我在廟裡跟兩位女士練功。還有別的夢境,以上只是我印象還比較深刻的幾個。

多年前,我在一位有特殊體質、也有在練功的朋友家睡覺,我跟他說我夢見他家有幾位陌生人進來,在客廳嘰嘰喳喳一直講話。當時我的這位朋友聽我描述之後,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回,只給了我一個若有所思又詭異的微笑。

夢境愈來愈真實,醒來後的一切卻愈來愈虛幻。睡著的時候愈來愈清醒,醒來的時候愈來愈混沌,是這樣嗎?

Mar 24, 2010

火行人

我是火行人。

五行火
「火行人的內心:想當然爾,擁有火的人,當然性急而躍動剛烈而聰明,直來直往的個性是最大的特徵,不過卻有一顆謙虛、愛幫助人、感情豐富的心靈。火行之人容易陷入別人的漩渦當中,好多管閒事,說話急,易得罪人,比較容易虎頭蛇尾較不務實。
火行人的外表:面紅齒白,頭尖喜高,五官較突出,兩眉印堂較為狹窄身材精瘦不易胖,充滿活力,但持續力不佳。」

像、像、像。超像的!

Mar 21, 2010

嚴肅、深奧又簡單

嚴肅、深奧又簡單。
嚴肅、深奧又簡單。
嚴肅、深奧又簡單。

頂禮

育華在此向所有已逝、未逝、待逝之生命頂禮
頂禮、頂禮、再頂禮。

原來我練功的時候常常不自覺地出現的姿勢就叫做頂禮(點此看圖)。向什麼頂禮?如今我也才恍然大悟,向所有已逝、未逝、待逝之生命頂禮。

Mar 20, 2010

臨終助念的特殊意義

我想學習如何幫即將往生的人助念。 我想學,我想做。有緣的話,我想幫任何即將往生的人助念。我先把往生咒念熟,練好,有機會就會碰到有緣人教我,或者,希望「祂」聽到之後,給我「灌頂」,像電影《駭客任務》裡的Neo一樣, 灌了個程式進去,就什麼都會了。

才在Facebook上面留下以上針對Xing Ren的文章留言,馬上就有在慈恩園工作的人回應我,願意教我,與我保持聯絡。真好。「祂」果真聽到了呢!

.........................................................................

文:Xing Ren (Facebook)

有人問我:「助念」有什麼好處?且聽我慢慢道來。

大家都知道:佛教講人生有四個階段,就是生、老、病、死,也稱為四種定律。前三個且不管它,單說最後一個「死」吧!縱有黃金萬兩,亦無法不死。臨終時,四大離散之苦,誠難形容,神識脫離色身,猶如生龜脫殼,百般痛苦。造惡多者,或見山崩地裂、遍地洪水、猛火、狂風,或見畜生、餓鬼、地獄等種種恐怖境界,驚恐不已,此即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古往今來,多少英雄好漢,誰也免不了這一關,但死有死得安樂與不安樂之分罷了。

照常理:人生活著要享受,死時也要安樂才對。大抵人在臨終時,有下列四種現象:(一)是怕死!(二)是痛苦;(三)是放不下;(四)是神志不清。這四種事如果不解決,就在家人之哭泣聲中逝去,那是死得並不安樂。但如果用「助念」方法呢!那就在臨終時,可以開示他;安慰他;提醒他;指引他。讓他在念佛聲中,身心放下,正念分明,無罣無礙,無恐無怖,自自然然,安安靜靜,往生佛國,這樣就是死得安樂了。

儒家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大抵人在還有一口氣時,總不想死,但到氣將斷時,知道不能再生了,就會希望有個依靠;有個著落。這時用「助念」方法,使亡者得仗佛光,萬緣放下,皈依我佛,若身若心,都獲得最後的歸宿,這就是助念的好處。

諸位天天都聽收音機,報告新聞天氣,這些報告,是由何處得到?是由天文台的發報機,經過發射台,發出許多電波,人們的家中有收音機,按照發射台發出的頻率,接收電波,即可收聽。人的心意,也像一具發報機,心念一動,即發出許多「念波」,發出之後,其量周遍,同類相聚。善念與善念相聚,惡念與惡念相聚。善念聚,則善業瀰漫,惡念聚,則惡貫滿盈。 助念的好處,就是用大眾念佛所發出的「念波」,觸起亡者念頭所發動的第一念!幫助他這一念,持續不斷,與十方法界之善念相聚,工夫到家,自然善業滿盈。末了,也隨此一心不亂之善念,往生佛國,上品上生。

普通一般常識也都知道:一念善即是天堂,一念惡即是地獄,是天堂是地獄,全憑當前一念。現在助念念佛,就是要促使亡者,觸起其當前一念,把握其當前一念,不使一念有差,誤入歧途,其意義是不言而喻的。

誠然,親人在亡者逝后可以舉辦超薦法會,為亡者超度,但是其意義和功德比起臨終時的助念益處,那是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所以在這里,希望學佛的同仁們,如果遇到家人、親戚或者朋友往生時,一定要提起正念,為亡者助念,若有條件或者時間允許的話,可以請法師共同來助念,那意義就更大了。阿彌陀佛!

Mar 17, 2010

當妳意識到死亡的時後

當妳意識到死亡的時候,就是轉變的開始,妳的所作所為會跟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所灌輸的給妳的大相逕庭。有人說這叫覺醒;有人說這是修行的開始;還有人說這是自我的崩解、假我的崩解。妳怎麼說呢?

我所謂的「意識到死亡」,並不是祂現形了才意識到祂的存在,而是祂還未現形之前,就意識到祂偷偷跟著妳,一直跟著妳。而且等到祂現形,妳才意識到祂 ,早已來不及了。

(注意到我為什麼用「妳」而不是「你」了嗎?因為我在對我自己說話。你要說是我的祂在對我說話也可以。)

Mar 14, 2010

想想

比利有二十四個是吧?那有育華有幾個呢?我的答案是百萬個、千萬個,甚至億萬個。

想想看幼稚園的我是否存在?國小的我是否存在?國中的我是否存在?高中的我是否存在?……十分鐘前的我是否存在?一分鐘前的我是否存在?一秒鐘前的我是否存在?答案是「是」也是「否」,介於「是」與「否」之間。因此造就了億萬個育華。

回頭想想看妳(你)們自己,是不是更有fu了呢?

再來,想想看已過世的寵物或親朋好友,又更有fu了吧?他(牠)們存在嗎?他(牠)們不存在嗎?

有、空、非空非有。

十年前的電影《駭客任務 》,主角們自由自在地穿梭在電腦人的世界(母體Matrix世界)跟真實世界。(我有這三片DVDs,如果有興趣可以跟我借。喜歡的人就會非常喜歡,看不懂裡面到底在演啥的人,會覺得是爛片。)

我剛剛瞥見《圖解金剛經》第八十頁:

菩薩乘修行者不會受到「空」的羈絆,而是自由自在地穿梭於「有」的輪迴世界與「空」的涅槃境界之間,這樣的修行境界,就好比菩薩摩訶薩住在世間,而不受世間的現象所困擾。當菩薩摩訶薩能夠優遊地在二者之間流轉變動,自覺覺他的兩種狀態是同時並進的,直到有那麼一天能達到圓滿覺悟的境界。

《駭客任務》簡直就是電影版的《金剛經》。我高度懷疑這部電影經高靈指導, 或者編劇已達開悟境界,天人合一,造就《駭客任務》。

妳(你)我都是修行者,妳(你)的修行道場或許目前僅止於地球物質表面,我的修行道場無邊無際,一起來嗎?

.............................................................


妳(你)的存在,是因為身體存在,才存在?還是因為妳(你)的思緒存在,而存在?還是「知道」妳(你)在思考的那個「知道」存在,而存在?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妳?

我認為那個「知道」才是真正的我。

如果妳(你)相信在妳(你)媽媽把妳(你)生出來之前,那個「知道」就存在,就一直存在的話,死亡就是回到那個「知道」而已,沒什麼。甚至會興奮、會想回到那個單純無形體的「知道」。(或許這就類似外國靈修者所說的「光」與「光行者」吧!)

因為,那個「知道」才是真正的妳(你),那個「知道」本來就一直存在,也將永遠存在。

我不是看很多書才這樣想的喔!是真這麼想。

........................................................

那種狀態,那個「知道」或許就是涅盤,因此令人興奮, 令人嚮往。

如果達到涅盤的必經關卡,叫做死亡,那麼死亡也就令人興奮,令人期待。

但前提是有生之年怎麼修、怎麼行?可以在死亡之後直達涅盤,而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修、重複行。

突然之間,我好像知道為什麼以前有兩位同事稱我「師父」。

臺灣戲劇表演家 十年大戲《預言》MV(很久以前 很久以後) 完整版

臺灣戲劇表演家 十年大戲《預言》MV(很久以前 很久以後) 完整版

我在新竹看過台灣戲劇表演家的兩齣戲:《我是你爸爸》與《我的天台是舞台》。台灣戲劇表演家,讚啦!

這首歌很有黃韻玲的味道,當然囉!因為作曲的是黃韻玲。黃韻玲也讚啦!

Mar 9, 2010

印度王子成佛的故事

印度王子成佛的故事

(有可愛的漫畫喔!)

我自己很喜歡最後兩段:

佛陀八十歲了,即將離開人世,他的學生都非常惶恐和傷心,他們想:「平常一有事,去請教老師便解決了,一旦老師過世,那要怎麼辦呢?」想到這兒,大家就變得非常迷惘和害怕。

這時佛陀慈悲的告訴學生:「你們要堅定信仰,精進修學,不要依賴別人,凡事要靠自己修行,稟持著『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法則實踐,這是我最後的教誨……」

Mar 6, 2010

時尚女強人非洲行

來源:二○一○年三月份第二○三期《美麗佳人》

翻譯:林育華



                                               

Mar 1, 2010

駭客任務與佛法‏

Dear All,

搜尋了一下十年前的電影《駭客任務I、II、III》跟佛法的相關文章,找到以下網頁,應該是網路上寫「駭客任務與佛法」寫得最好的,有興趣的人有空可以看看。(十年前我沒看《駭客任務I、II、III》,這十年來也沒看,更遑論將之與佛法做比較,十年後,看完了,開始認真做比較,「趕進度」。「該來的就是會來」。)

駭客任務與佛法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一):序曲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二):我們都活在虛擬的世界(佛教是什麼?)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三):「母體」是什麼?(大腦欺騙我們)

「心識」如何欺騙我們?(駭客任務與佛法系列之插曲)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四):解放你的心靈(執妄為真)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五):修行(以「戒」為師,息滅貪、嗔、癡)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六):夢中好還是醒來好?(無知就是快樂嗎?)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七):麥片是什麼味道?(我們都在玩線上遊戲)

像是線上遊戲的這個世界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八):湯匙並不存在(萬法唯心造,改變命運的訣竅)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九):了解自己(修行無他,還原本來面目而已)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十):魔考(貪嗔癡的笑,及幾句值得省思的話)

電影《駭客任務》與佛法(十一):大死一番、大徹大悟、明心見性、全劇終


育華

一個不吃肉的小孩子的話(2010維根新生活博覽會)

一個不吃肉的小孩子的話
2010維根新生活博覽會

真正的善心&愛心(心光網)

真正的善心&愛心
心光網

乾乾淨淨

「乾乾淨淨地來,也要乾乾淨淨地走。」- 林育華/Lin, Yu-Hua/Monica

章成的好世界

章成的好世界

孩子們吃全素吧!(蕃茄小屋)

孩子們吃全素吧!
蕃茄小屋
文:維吉尼亞‧梅西納(公共衛生碩士、合格營養師)
翻譯:林育華

哪一種能力為職涯開啟更多的機會?(邱文仁)

哪一種能力為職涯開啟更多的機會?
邱文仁

.........................................................................................

講到渾然忘我、出神入化、天人合一的時候最爽!

上乘的講者無時無刻都在吸收,眼看四方、耳聽八方、心觸十方,將各式樣的武器收編,這是收的功夫。一站上台,什麼時候該丟出什麼樣的武器,毫不遲疑,不假思索,隨時接招,接聽眾的招,行雲流水,這是放的功夫。唯此得以達到渾然忘我、出神入化、天人合一。

林育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