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6, 2011

08/06/2011

寫於201186日臉書201186日貼於此

讀完一遍「八十八佛洪名寶懺」之後,睡了一個好覺,醒來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八十八佛洪名寶懺」。再來就是回想有沒有做什麼夢,因為睡得太好了,所以以為沒有做什麼夢,但等到我下樓拿吃的時候,才想起一點點,才開始倒帶,我好像跟狗狗(我覺得不是人,但應該也不是生活周遭普通的狗狗吧)出去旅遊還是去遠地方,整個夢沒有給我任何不好的感覺,夢中的地方不是我生活的地方,夢中還有看到有人在划船,這我記得。其他就忘光光了,睡得很舒服、很好

喔!對了,我前幾天夢到我到別人的身體,或者說我變成了別人,到別的世界去或別的年代去,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世界或什麼年代,感覺去了很久,不過夢中還會提醒自己回來呢!

昨天傍晚在后庄史丹佛幼稚園附近的福德祠的牆上還看到了這首詩:「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來老將至。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百年明日能幾何,請君聽我明日歌。
錢鶴灘(明代詩文家)

古詩有很大的吸引力。美啊!當我抬頭,歪腦,看著牆上的古詩,美美的雕刻文字,我似乎把這個世界暫時踢了出去,不是這個世界把我踢出去喔!

我來這家公司,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來工作的,是這段時間,需要來到這個「道場」,學習我這段時間需要學習的,付出我這段時間該付出的,是來做功課的。我來這家公司的四個月當中,獲得了一點一點的心靈成長,慢慢累積,繼續累積。以前在別地方有別的成長,將來如果到別地方,也會有別的成長。我相信感動只會愈來愈多。

我買了門票,M&Ms巧克力,一人一包,我這外星人想去聽聽看機哩瓜啦的地球人那桌在講啥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去,想要一個人欣賞美麗的天空,也可以隨時拋開這一切。

以前在台北祥京當學生上課的時候,有人用很羨慕的眼神看著我說:「妳花很多的時間跟自己相處,但是我不行,我要分給家人,男友,……」。我現在回想,活了大半輩子,最不認識的,但又是最想認識的就是自己。這樣說好了,用世俗的話來說,我有多少朋友,我有多少情人,我有多少錢,我有多少東西,我有哪些家人……但是我到底認不認識我自己?那些人和那些東西又真的是我的嗎?真的是屬於我的嗎?真的是我所能擁有的嗎?我每天跟誰誰誰相處?我真的認識他們嗎?我恐怕連我自己都不認識呢!
昨天只是整理書櫃,其實書櫃上面灰塵很多,書上面灰塵也很多,下次我想去將灰塵弄掉,去弄乾淨,昨天去弄整齊,下次來去弄乾淨,昨天沒帶抹布,下次需要帶抹布去。上次是昨天,下次是什麼時候?就看我的心吧!有沒有人要一起來?就在后庄的史丹佛幼稚園附近,住頭份竹南的應該都知道在哪。

剛沖了個澡,待會兒吹乾頭髮,就來去,打掃完那兒的書櫃,再去吃東西。是不是那兒的書櫃以後就歸我管啦?就像白天的工作一樣,接下來做,做著做著就是我的了,哇哈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