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5, 2011

上了一堂輔導課


(寫於09/24/2011) 

果真是輔導老師,中午吃飯就一路聊到吃下午茶的客人都進來了才結束,大概可以算是敘舊順便「暖身」,吃完飯後,到外頭走走,在路邊石椅坐下,做「深入輔導」,一晃眼就是幾個小時,12點多出來,回到家4點多。也還好有這個接觸過各式各樣的個案、當輔導老師的朋友,要不然我可能要看心理醫生囉!不過大概也是每三個月左右碰面敘舊順便交流,每天都輔導任誰也受不了。這位輔導老師朋友跟我一樣都有點怪咖,都被懷疑是否為靛藍小孩/成人(外星靈魂),但她是已經很社會化的靛藍成人,我自始至終(至少到目前為止)一點都不社會化。她跟我一樣,跳躍式思考,4個小時之內,話題跳來跳去,這個講一下,那個講一下,不過都沒有任何表面假來假去的語言,講到深入的話題則停留久一點,有思想的交流,也有揭開塵封已久的瘡疤,釋放一下。每三個月左右的一次深層交流,彼此有回饋,這樣的感覺,很好!謝謝。

我自認有輔導老師的感性,甚至有過之而不及,到氾濫的程度,卻沒有輔導老師的理智,只能武裝自己。這是今天下午四個小時當中,我從我那輔導老師朋友身上學到的。輔導老師就像心理醫師一樣,常常要面對不同的個案,如何全身而退,常常「歸零」,不深陷其中,佛法也提到悲(慈悲)(智慧)雙運,這是我該持續學習的。

我跟她說我放在心裡的遠遠超過講出來的,講的時候雖然不太會說假假的話,不過會先過濾過要講多少,通常過濾掉一大堆,即使加上每天一直寫東寫西,加加起來都遠遠不及真正放在心裡的,此時她投以佩服的眼神,佩服我的承受力。呵呵!有輔導老師朋友真好,若有心理醫師朋友不知道會不會更棒?(不行,這樣好像在利用。)

我跟她說,我也覺得她是來自外星的靈魂,但還是覺得跟我來自不同星球的,只是因緣際會聚在地球。我們在講這些虛無飄渺的東西時,常有不同看法、不同想法、不同意見,但是都能繼續虛無飄渺地一搭一唱講下去,我想旁邊倒水的服務生會不會以為這兩個人腦筋有問題。呵!人生幾何,知己難得。

我心裡想的是冰咖啡,點的是熱咖啡,點完,誠實告知其實原本想點冰咖啡,並簡單說明原委。結果她笑了。我成功地把讀過很多心理書籍、處理過很多案件的她逗笑了。兩個外星靈魂,大玩心理分析,不亦樂乎。不過這半年來,我更大步往誠實、坦白的方向走,這倒是真的。自己口是心非完了,自己馬上拆穿,至少對自己誠實、對別人誠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