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0, 2011

不著相

昨天有人當著我的面說我很靜,我回說:「非常。」但也有人每個禮拜得面對面聽我劈哩啪啦一直講、一直講,還很難找到縫隙插話、問問題,得等我講完一大串或者我自己意識到該停下來讓對方說、換對方問問題了,才作罷。呵!真不好意思,苦了對方。以前只在補習班跑堂兼課,賺鐘點費的時候(說好聽一點叫自由業),我記得在國中的補習班課堂上,我反而在看起來有點像是混混的男學生和女學生當中比較受歡迎,甚至是有點小尊敬(不敢、不敢)。在成人的補習班課堂上則是那種在公司位階愈高的人愈喜歡(或者說是認同)我。我有那種混混的氣息嗎?剛在抽屜裡拿出一本之前從廟裡拿回來的結緣書,封面有一些字句,其中一句是「菩薩化應三(十)二相」。我不是要拿菩薩來比喻自己,而是這句話讓我有所感觸:對方在妳(你)心目中的樣子、給妳(你)的感覺,只某個時候的某個樣子而已,時時刻刻,甚至分分秒秒都在變的。對方如此,自己亦是。每天每夜、時時刻刻、分分秒秒的變化,沒有一個固定的對方,沒有一個固定的自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