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0, 2011

被蘋果牽著鼻子走?


「曾經有人戲稱:人類被三個蘋果牽著鼻子走。第一個夏娃的蘋果讓人有了道德觀,牛頓的蘋果讓人有了科學,而賈伯斯的蘋果創造了奇蹟,當然,人工智慧之父麥卡錫教授的貢獻居功至偉。」

人工智慧之父麥卡錫 半世紀前就預測Siri
【聯合報╱蔣榮先/成功大學資訊系教授(台南市)】


我的內心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告訴我,拒絕被第三個蘋果,也就是賈伯斯的蘋果牽著鼻子走,寧往回走,往第一個蘋果走,夏娃的道德蘋果。至於第二個蘋果,牛頓的科學蘋果,早已無所不在,與之和平共處了。



什麼叫做Reality Distortion Field現實扭曲力場?


「與賈伯斯共事過的人,都形容他身上散發出一個「現實扭曲力場」(reality distortion field)。從正面來解釋,是指賈伯斯總能藉由他過人的口才與魅力,說服旁人心甘情願地追隨。但從另一方面來看,賈伯斯可能具備某種吸引人的魔力,讓人盲目信仰他的想法,甚至看不見他的錯誤。」
第四型/浪漫創意者:蘋果電腦執行長賈伯斯


Oct 23, 2011

Nicole說不要再喊錯我的名字啦


Nicole這個英文名字的正確發音,很多人都念錯,常念成Nico,請點選下列網址連到Dictionary.com聆聽,我聽過雅虎奇摩字典的Nicole發音,不正確,Dictionary.com的發音才正確,重音不在Ni,在cole:
http://dictionary.reference.com/browse/nicole

「Office Lady」這個字眼有啥不好?


以下英文原文出自維基百科對office lady(OL)的解釋第一段,我把它翻成中文,看完之後,覺得OL是一個帶有性別歧視的詞彙(純屬個人讀後感/個人意見,看倌
們自行判斷):

An office lady, often abbreviated OL (Japanese: オーエル Ōeru), is a female office worker in Japan who performs generally pink collar tasks such as serving tea and secretarial or clerical work. Like many unmarried Japanese, OLs often live with their parents well into early adulthood. Office ladies are usually full-time permanent staff, although the jobs they do usually have little opportunity for promotion, and there is usually the tacit expectation that they leave their jobs once they get married.

辦公室女郎,通常簡稱為OL(日文:オーエル Ōeru),是日本的女性辦公室員工,做的通常是粉領族的工作,例如:奉茶、秘書或辦事員的工作。像很多未婚的日本女性一樣,辦公室女郎通常與父母同住,住到成人期的初期為止。雖然辦公室女郎從事的職務很少有晉升的機會,但她們通常為全職且長期的員工,除此之外,通常有個不明文的規定,就是一旦她們步入婚姻,就得離職。

http://en.wikipedia.org/wiki/Office_lady

Oct 19, 2011

譯文收錄

以下是我於2011年10月6日收到的電子信件內容:

林育華小姐


您好!

我是生命文化基金會的編輯游家嘉,我們想要收錄您所翻譯的「人道對待動物協會網站的徵文比賽『你為什麼吃素?』」一文(共五千多字)於《素有道理(書名未定)》,且暫定文章標題名稱為「你為什麼吃素?」,並標明出處如下:


翻譯 林育華/Lin, Yu-Hua/Monica


內容來自 http://www.vegtomato.org/issue22/traditional/veg_activityl22.htm


本會所有出版品皆是免費流通,同樣此書也將免費提供給社會大眾,懇請林小姐惠賜!


順頌


安隱


游家嘉敬上

Conversation 對話


She said, "I want a silent mind." I said, "with silver and soft moonlight." She said, "I'm feeling better now." I said, "good to know you're 'functioning' now." Sounds like a person talking to herself? No. We're two, two of the same kind. 
她說:「我想要一顆寧靜的心。」我說:「有著銀色柔軟的月光打在心上。」她說:「我現在好多了。」我說:「很高興知道妳現在『運作良好』。」聽起來很像自己一個人在跟自己說話?不。我們是兩個人,兩個同類的人。

Oct 18, 2011

智慧

吾餘生若還有所求,最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智慧」了。

Occupy, Occupied, and Occupation


occupy (vt. 及物動詞) 住
例:We bought and occupied the apartment half a year ago. 
我們半年前買下並住進這間公寓。


occupy (vt. 及物動詞) 佔……的時間
例:Reading and writing occupy most of my leisure time. 
閱讀與寫作佔去了我大部分的空閒時間。 


occupy (vt. 及物動詞) 佔領、佔據
例:A crowd of protesters occupied Taipei 101 on October 15, 2011. 
一群示威抗議者於二〇一一年十月十五日佔領台北101。


occupy (vt. 及物動詞) 佔……空間
例:Posters and photos occupy almost the entire walls of her bedroom. 
海報和照片幾乎佔滿了她臥室的牆。 


occupy somebody’s mind/thoughts/attention 佔據某人的心/思想/注意力
例:Will work occupy my mind and help me forget about her/him? 
工作有辦法佔據我的心,幫助我忘記她/他嗎?


occupy (vt. 及物動詞) 佔用
例:The bathroom/lavatory is occupied. = Somebody is occupying the bathroom/lavatory. 
浴室有人在用。
例:All of the (hospital) beds are occupied. 
(病)床已滿。/(病床)床位已滿。  


occupy (vt. 及物動詞) 擔任(職務)
例:Prior to becoming president, Mr. Ma had occupied several important positions. 
馬先生在擔任總統一職之前,已擔任過許多要職。


occupied (adj. 形容詞) [not before noun不可放置於名詞前] 忙於某事的
※occupied with※
例:Being a housewife, she is fully occupied with her husband and children. 
身為家庭主婦的她,鎮日周旋於先生和小孩之間。
例:Being a single woman, I am fully occupied with work and my pastimes. 
單身女郎的我,不是將心力投注於工作就是投注於消遣活動。


occupied (adj. 形容詞) 已佔用的、已使用的
例:
A: Is the seat taken? 
這座位有人坐嗎?
B: Sorry, it’s occupied. 
不好意思,已經有人坐了。


occupied (adj. 形容詞) 被異國軍隊佔領的
例:It’s an occupied territory. 
那是一塊被異國軍隊佔領的土地。


occupation (n. 名詞) [C 可數的] 工作、職業 
例:Please fill in/out your name, address and occupation. 
請在(表格內/文件上)填寫你的名字、住址和職業。 [fill in = fill out] 


occupation (n. 名詞) [U 不可數的] 佔領、佔據、佔領時期
例:The Dutch occupation of Taiwan lasted 38 years. 
荷蘭佔領台灣達三十八年之久。


occupation (n. 名詞) [C 可數的] 消遣 = pastime 
例:One of my occupations is writing. 
寫作是我的一個消遣。/寫作是我的消遣之一。
※知道occupation可以翻成「職業」,也可以翻成「消遣」之後,就可以大玩雙關語。這句也可以翻成「寫作是我的一個職業」或「寫作是我的職業之一」。講完這句之後,馬上補上「But I don’t get paid for that. 但我不以寫作賣錢。」就是完美的雙關啦!※


occupation (n. 名詞) [U 不可數的]  居住、居住期
例:They did not find any evidence of human occupation in that area. 
他們找不到任何證據顯示該地曾經有人類居住過。/他們找不到任何顯示該地曾經有人類居住過的證據。


By 林育華/Lin, Yu-Hua/Monica 

Oct 16, 2011

問號和……愈來愈多


年紀愈來愈大,問號和……愈來愈多,句號愈來愈少。妳(你)呢?

Oct 15, 2011

欣賞

我的世界,妳(你)不懂,但我感恩妳(你)的欣賞。妳(你)的世界我不懂,但我會好好欣賞。

Oct 11, 2011

世界一家

竹南鎮上的基督長老教會(教會正對面是鴨肉麵店)斜對面有一家素食麵店,普通麵店,普通價格,午餐和晚餐時間人潮絡繹不絕,住頭份、竹南的人有空可以去吃吃看,看真有我說的好吃嗎,吃看看對不對你的味。她們的乾麵銷路特好,今天中午帶一位同事去吃,除了我們兩個叫乾麵之外,從坐下來到吃完起身離開,一直聽到有人叫乾麵。水餃也很好吃,我自己去吃的時候也常常聽到其他客人叫水餃。中午這位同事假日有時會帶小朋友去這家素食麵店對斜對面的基督長老教會,我說:「那上完教堂就來吃個素食麵店的麵吧!世界一家。」

Oct 9, 2011

音樂治療


音樂治療,我覺得多多少少還真的有點效用,尤其愈不抗拒或愈喜歡某首曲子的時候,愈有效,大概就像催眠一樣吧。以前念書的時候,常常要熬夜臨時抱佛腳K書或著打報告、作業,累了,想睡了,我會停下手邊的事情,從喜歡的曲子當中挑節奏強烈的幾首放來聽聽,聽著聽著,精神一振,又可以多熬幾個小時的夜。


音樂治療~From搖擺狗音樂工作室 @ 搖擺狗部落格 :: 痞客邦 PIXNET ::


講到催眠,我曾試過很多年前馬汀大師來台灣,在張菲的節目中表演催眠秀時,一開始讓大家進入催眠狀態的方法,就是雙手伸直舉起來,高度大概比肩膀高一點點而已,然後掌心貼掌心,兩隻手的手指交錯,也就是左手握右手,然後盯著自己握著的雙手看,還真的過不了幾秒我就察覺自己快要進入(掉入)某種狀態,但當時我是一個人在房間這麼做,我警覺此現象之後,馬上放下雙手,讓這個現象停止,因為萬一我自己把自己成功地催眠了,接下來我會做什麼,會發生什麼事,我會知道嗎?我能控制嗎?不過也因為那次經驗,我也才知道自己應該屬於容易被催眠的人。以上是我剛剛查看音樂治療的網路文章時,突然想到的一個以前的經驗,分享之。

奇特的機緣


下午一點多去頭份中華路兆豐銀行領錢,隔壁是華南銀行,摩托車停在華南銀行前面,正當我發動完車子準備離開的時候,一旁坐在輪椅上的身心障礙人士拿了一個牌子對我說:「妳知道這四個字是什麼嗎?」我:「阿彌陀佛。」接著我熄火,他把輪椅移過來,我就開始聽他講課,沒有一個小時也有超過三十分鐘吧!因為他講的內容也剛好是我有興趣的,就慢慢聽他說囉!看他有時候會急著要講什麼、急著從他的書堆中翻出某一本書的某一頁給我看,所以席間我還跟他說了兩次還是三次:「慢慢講、慢慢來。」他展示了口袋中的各種神佛圖卡,原本問我要不要黃財神的圖卡,我說我不要,我對財神、財沒有多大興趣。但當下我對文殊師利菩薩的圖卡有一點點感覺,就跟他要了文殊師利菩薩的圖卡,文殊師利菩薩和智慧有關,也收了好幾本他送的結緣書囉!離開前,捧個場,買張刮刮樂,畢竟他給我講課講那麼久。我說:「今天先這樣,反正你都在這裡,下次我來領錢的時候再說吧!」


快速翻了翻下午在銀行前面給我講課、對我說了好多話、告訴我他怎麼從快樂逍遙、吃喝玩樂的一般人變成坐輪椅賣彩券的身心障礙人士的其中一本叫做《智慧語》的書,書裡有兩句讓我停下來思考了一下:「要談情就必須談長情、覺悟的情;要說愛就必須說大愛、解脫的愛。」「清淨無染的愛:是付出者無所求、接受者不貪婪,施與受者皆無煩惱。」


下午這位身心障礙人士在跟我講話的過程當中,我也有一些現象出現,只是我不想嚇著他,所以沒跟他說,再加上這些現象,我也習以為常了。什麼現象呢?他講著講著,我的左手手掌內產生一股熱氣(我偶爾會這樣,不是常常)。當他一字一字,慢慢地、很有力道地對我講「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時,我也是有些感應,有些現象/感覺產生,不過一樣怕嚇著他,因為生平第一次見面,所以都故作沒事。很奇特吧?奇特的現象、奇特的機緣。

船過水無痕?

有時候以為某些事情已船過水無痕,但昨天半夜在整理英文筆記時,打著打著,三年前的某個畫面突然閃過腦中,訝異自己竟然潸然淚下,才知道,還沒過,還沒了。這種感覺是一種拉扯,並不好受,除了打斷原本正在做的事情、重要事情,還會把情緒拉回三年前的當下。並沒有好處,只會消耗自己的精、氣、神。傷精、傷氣、傷神。但它每一次的突然襲來,我也只好接受,然後讓它過去,下次什麼時候又再來,不知道,只好誠然、坦然、無畏地接受,直到有一天它不再來。希望有一天它不再來的時候,我不會懷念它。

Oct 4, 2011

自我要用建構的?

生平第一次到警局借廁所,我不好意思,警局,充滿正氣的地方,我心生敬畏。由輔導老師開口,順便參觀一下警局。新竹市政府斜對面的警局廁所乾淨又漂亮。警察先生在我們離開前,還說:「慢走。」傍晚五點多一通電話來,說要去伊莎貝爾領喜餅,好啊!剛好給我一個正當的理由拋開手邊的一切。途中聊了一點佛洛伊德、一點存在主義,今晚從輔導老師口中帶回家思考的話有兩句:「我相信我在。」和「妳的自我還沒建構起來。」當下的我一臉狐疑地回覆這兩句。第一句我回:「什麼是『我在』?可以再詳細解釋嗎?」她沒有再做說明,話題就此打住。第二句我回:「自我要用建構的?」


給什麼答案我都還是不會滿意,被問的人知道,我自己也知道,但我就愛問,一直問、一直問,問別人也問自己,沒停過。


妳的自我還沒建構起來。→自我要用建構的?→那這建構起來的自我是真是假?是部分?是全部?→那會隨時改變囉?那還沒建構前的自我又是怎樣的自我?→原我是什麼?建構?堆堆疊疊?未經過堆堆疊疊的那原我是啥?→我比較有興趣的是未經過任何建構、任何堆疊的原我(我也不知道怎麼稱呼,暫且稱「原我」吧!)

...............................................................

這是輔導老師今天(2011年10月5日)早上回應我的話:「人的自我會從成長過程中建構,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過程,我想與其去質疑自己不清楚、空泛的部份,不如可以試著去想想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或者想要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有個大概具體的東西在,再去質疑也沒啥不好,而且,想要自己變的如何,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Oct 1, 2011

知易行難

愛,淡淡的就好,太深,離別時會太傷痛。但,說得容易,做得難。而當愛轉成恨時,更難放下,愛恨交織。然,經過一番歷練,眼界和心境不同之後,不管愛還是恨,在我看來,那些都叫自私。據我觀察(自己與別人),人類是個很容易起私心的動物。或許人之所以為人,終究逃不出這些桎梏。

「愛是人生中一種積極主動的力量」(Erich Fromm, 1956)

會凋謝的花,你愛嗎? : 新視點 : 明覺電子 : 佛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