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8, 2011

如果我手上拿的是刀,我寧願割自己,也不要割別人,但,有時候那把無形的刀不是以刀的形象出現,而是幻化成糖果的樣子出現,得時時警覺,時時分辨。嘗了一口好甜,割下去,好痛,痛了對方也痛了自己。


愛之,適之,足以害之。

No comments: